2015/01/09
伍佰- 伍佰.台北

伍佰

時間淘選後,四百餘幅記憶顯影,尋找徘徊城市裡的深情緒!《伍佰.風景》《伍佰.故事》後,暌違五年之最新攝影作品!集結伍佰自二○○六年至今,八年間拍攝的四百多張關於台北的照片,全書完全讓攝影作品說話,整本攝影集像是一部伍佰執導的紙上電影,日常生活的劇場感十足!伍佰於自序中寫道:「這裡面是我在台北的生活,我日常會經過的地方,我當時看到的東西,我工作時的視線,還有我的朋友。」


伍佰


華語樂壇最知名的搖滾歌手,吉他手,詞曲

創作人,音樂製作人,攝影愛好者。一九九○年出道,

發行廿三張個人專輯,音樂作品於海內外獲獎無數,

並已舉辦十一次大型巡迴售票演唱會,

有 ”King of Live” 之美譽。主演電影徐克導

演的《順流逆流》,及電視劇

紐承澤導演的《求婚事務所之戀戀風塵》。





咖啡糖賢齡


Christina / 台灣阿美族

BestRadio DJ

多年主持經驗,熱愛閱讀與音樂

粉絲專頁搜尋_咖啡糖賢齡










精采花絮

  • P
    從一個在舞台上閃耀的明星,然後拿著麥克風,拿著筆,拿著吉他創作,不一樣的方式記錄著你的生命。但現在的你,這不是你的第一本攝影作品,卻透過鏡頭的方式寫出
      你的生命,你的人生,你的歷練。這當中是怎麼樣的契機跟轉折?什麼時候發現原來可以用相機的鏡頭來記錄人生?
  • 這是我第三本攝影集。我在2003年就有朋友借我一台底片相機,那年我去北海道,在那之前我就有數位相機,但我沒有把它當一回事。但當我拿到底片,膠捲 我拍出來我嚇
      一跳,那個經驗是我前所未有的,所以我就對底片這個東西著迷。很多時候拍照是為了要看你拍出來的東西,但是我卻是對於拍照的那一當下,跟底片本身的質感,產生了
      很大的感覺,它有一種厚重的,神秘的,沒有辦法立即看到的,因此你可以絕對的享受光是拍照的那一部分。很多時候我們在拍的時候 其實你按的時候你就滿足了,不在乎
      拍出來那個東西。回去之後看到洗出來的照片又有另外一次的滿足。我想應該是底片這個東西讓我對照相著迷。然後拍照可以不需要用話,不需要用言語去把自己想要幹麻
      這個事情講出來,有時候你用文字,用講話,那個會有偏差。但是人長大成長,生命用言語總是會差一點點,那一些字把它堆砌出來去形容一個東西的時候,我覺得那都是
      一直在減分,那它如果沒有文字或言語去形容你心裡的感覺的時候,那是最純粹的,那拍照就是一個這樣的事情。

  • P
    伍佰老師寫過很多很優美的詞,很有意境的詞,但在文字跟相機鏡頭所抓的那一瞬間,它是不需要文字,就像你講的,一個照片拍攝下來,每個人解讀的風景可能是不一樣
      的。
  • 所以我在前兩本,我為什麼現在才出第三本,前兩本很近,出了又出,現在第三本,隔了五年。其實我一直都有拍,我從那時候拍就發現拍照有趣的地方。我一直有在攝
      影,前兩本是有文字的,但對台灣的出版商來講,他認為有文字的才叫書,我認為因為它有文字他就變成單方面的,它只有照片在跟你講話。我們用文字來跟你講說應該要
      怎麼看照片,但如果沒有文字的話,你看照片,照片就看你,照片本身會講話,你看照片的時候又有一個解讀,所以它會雙向的。

  • P
    黑白照片對於伍佰老師的感動是什麼? 我一開始對於一個黑白作品,覺得有一個遺憾少了色彩不太真實,因為我們工作平常在舞台上都是非常炫麗,當色彩退去之後,還剩
      下什麼?在書當中絕大部分都是黑白,但裡面突然出現彩色的時候,我覺得那很像是平淡生活中的一個閃光。我不曉得老師當時怎麼會有這樣的運用,因為你在舞台上,享
      受了燈光色彩,但你選擇了最純粹最簡約的黑白。
  • 我一開始覺得別人拍黑白,覺得好噁心喔!覺得很有文化嗎?我一開始是拍彩色的,然後我去北海道拍那個雪,彩色拍出來的雪景很像黑白的,因為它沒有顏色, 雪景只有
      白色的跟暗暗的顏色,很像黑白的照片。有一種沉靜感就出來的了。後來我發現我對顏色搞不定,因為每個銀幕都不一樣,這個銀幕比較亮一點,那個比較暗,到底是這個
      紅色,但印出來又變成那個紅,可能以後我會試著搞定,但目前為止,我發現黑白的,它會很純粹。就像我們彈吉他的時候,吉他上面很多鈕,其實我會用的只有一個,所
      以我乾脆把其他都拆掉,這樣比較純粹不用想這麼多,那黑白就是,我有這麼多顏色,我就把他拿掉剩下黑白,為什麼? 因為我就要講那個事情而已。這事情讓他很直接
      的,沒有干擾的直接出來。這印證了一點,照片照下去,黑白就變成不真實,因為世界不是黑白的,但不真實就有另外一個態度出來。

  • P
    黑白其實很重要的部分,其實不是專業,而是黑白要呈現的光影,光線,還有當下的情緒的MOMENT。是什麼樣讓你決定說這一刻我要拿起相機,按下快門,是光線對了?
      還是感覺對了?
  • 按下快門很簡單,但有很多因素,我會拿起相機去拍他,我必須要對那個東西有感覺,那個感覺是建立在我是誰,我是從哪裡來的,我的成長過程。每個人按下快門的會吸
      引他的點都不一樣。是有人就會一直拍天空,他覺得他要自由,有些人一直拍牆,因為他很寂寞。因為我這本書是「伍佰.台北」這是我在台北生活,我走過,做過的事情,
      比如說演唱會後台,比如說上通告現場,路上遇到的人,或我去哪裡的路上。會吸引我去按下快門,我後來發現說和我故鄉有一點連結。他們會找我,因為我不是台北長
      大,我會來這邊算是移民,台北很多移民的人來這邊共同生活,那移民的人的生活是什麼? 就是討生活,所以台北巷弄不會漂亮的,因為這是討生活的基本款,摩托車停的亂
      七八糟不會好看,但這充滿了生活的痕跡,移民人的生活痕跡。我在拍攝的時候那些跟我的故鄉街景有連結的感觸,那個瞬間我就會按下快門。

  • P
    老師讓我想到一個人-李屏賓,因為他的外表很粗曠也很豪邁,可是他的攝影機鏡頭卻抓的是最細膩的那一塊,我知道老師很會創作,歌詞也是很細膩接近庶民,或早期比較
      憤青一點的歌曲,但後來一路演進,我看見老師對於人文的關心,所以老師的觀點是很細膩的。
  • 我覺得時代不一樣了,像是李屏賓大師他們是很專業的,我們以前做音樂要有很好的準備,昨天要睡得飽因為今天要去錄音室,因為錄音室一小時要兩千塊很貴,稍微泡個
      咖啡一個小時就過去了,一切都是錢,但現在大家都有電腦,在家就可以錄,所以會產生一個跟生活更貼近的,更新的做音樂的方法,那個態度會不一樣。那跟拍照是一樣
      的,以前跟現在不一樣,現在大家都有相機都可以拍,所以會產生一個跟生活更貼近的東西,所以不需要去國外,其實去新莊三重就好了,因為對於一個藝術作品來講,這
      絲毫沒有影響它的份量跟價值。

  • P
    這本攝影作品很重要的部分就是留白,老師的作品很多部份有留白,我反而很有想像,對於老師來說,是否留白就是生活的一個喘息或想像?
  • 我有做過一個攝影展,放好多照片,把一個牆面全部塞滿,但塞完之後我就後悔了,因為每看一個東西要進去不要被干擾,太多東西很容易被干擾,所以出書的時候適當的
      留白是必要的,而且在我書裡面也必須要這樣子。

  • P
    網友有問,伍佰老師台北出生,但在嘉義生活,老師有打算出一本伍佰嘉義嗎?或任何跟伍佰有關的城市?
  • 我應該會吧。但不會這麼單純這樣,這樣出不完了。但事情要有一個更聰明,更帥的方式去做我要的作品這樣。

  • P
    每個攝影師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攝影style,現在老師的風格是什麼?
  • 應該要生活化,像我這種我叫它「伍佰流」,我們不一定要扛著相機跋涉三天三夜去拍山上的日出這樣,這種很多人做了,我們要做另一種的。其實我希望大家看這個書的
      時候,我希望大家可以透過這個作品看到我。比如說裡面有四個小妹妹看到我,或某些藝人,看到那些人的眼神,看到我的心情跟我連結的地方。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,像
      我去跟慧倫做一個通告,下通告之後我就經過西門町看到蜜琪賓館我就把它拍下來,這是一個我部分存在的地方。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有很生活化的,新的攝影方式出來。

  • P
    老師使用了底片機,會再回到一般數位相機或手機拍攝嗎?
  • 手機我有拍,但數位相機是沒有,每個人的方式是做這樣的事情,不一定要怎麼樣。像我之前念書的時候是吹管樂的,我們四個人組銅管四重奏,但這個就更簡單,就一台
      相機我就來當攝影家去拍拍拍,去整理,最重要是拍得多,可以透過這些你拍出來的東西去看到你的內心世界,我希望可以分享給很多人,就很多樂隊,很多攝影的作品出
      來。

  • P
    像這樣「伍佰流」一個人街拍,在攝影裡面是寂寞或孤寂的嗎?因為玩樂團是很多朋友一起互動的。
  • 其實玩音樂,玩吉他也可以一個人玩。自由跟寂寞是同一個事情,所以當你一個人拿相機在街上走,雖然很寂寞但很滿足,甚至可以走進人群,與你所要拍的東西越近的時
      候,甚至是其中一份子那樣更好,我不覺得是寂寞,反而是富足。

  • P
    當你聊到攝影的時候你人是不一樣的,因為好像彷彿你是透過一個景框在看正在看節目的大家,那個景框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一個感覺,因為透過一個小小的景框卻可以抓
      進這麼多的事物。
  • 觀景窗是小小的,所以很多時後眼睛對不到,所以怎麼辦?就直接拿著拍了。這裡面百分之二十都是盲拍,不應該有相機阻礙你跟那個東西中間,跟彈
      吉他一樣,不應該讓吉他阻擋你和觀眾之間的距離,所以觀眾要聽的不是你的吉他,而是你,所以也是一樣的,不是看到伍佰的相機,而是看到伍佰看到的東西,那個瞬間
      你舉起來按下去不應該有阻隔,所以這個盲拍就是一個態度了。

  • P
    這一本書有一張照片,我自己看到之後很喜歡,從樹葉中拍出去,一樣的景我看到的是眼睛,老師看到的是翅膀。
  • 我一開始拍照有一個很大的照片的出口,是那個照片是要當我的電腦桌面,當桌面要很耐看,有流動感,有講不出來的味道。

  • P
    很多朋友現在在問,老師可以多拍一些狗狗嗎?很多攝影師說最難拍的是寵物跟小朋友,老師有想嘗試這樣的風格嗎?
  • 我不拍狗,不拍食物,不拍咖啡上的花,當所有人都往西邊跑你千萬不要跟著過去,好像我的歌詞「不是隨波,我們有的比它更多」。